主页>独家策划 >夫君,你在哪里?

夫君,你在哪里?

2019-08-24 | 文章出自:

【7月8日讯】2001年10月的一天,我到天津建新劳教所去探望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的妹妹。在门房等候时,又看见两个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,各自抱着一大包衣服之类的东西,满脸愁容的也来到了这里。

在与门卫近乎哀求的对话中,得知她们来自天津市塘沽区的农村,她们都是来寻找丈夫的。而且塘沽区公安局和整个天津市的几个劳教所,如北郊区的双口劳教所,大港区的板桥劳教所,南郊区的青泊洼,她们全找过了,都没有。

同心相怜。在门卫去院内查询的时候,她俩其中一个向我诉说了她家庭的遭遇。

「还是7月初的时候,那天晌午,天儿闷热的,我和孩子他爸在地里干活儿,他就穿着背心和短裤,这时来了三个警察把他抓走了,连回家换件衣服都不让,理由是他修炼法轮功。

「到现在都仨多月了,啥音信儿都没有,派出所和公安局我都问过好几遍了,他们都推托说不知道。

「这都啥时候了,天儿都这幺冷了,都该穿毛衣毛裤了。可他走时连长袖衣服都没穿,身上一分钱也没带。也不知道现在他穿啥衣裳呢?没有被子夜里睡觉盖啥呀?孩子奶奶因为着急上火,上个月又突然得了脑血栓,家里也没有钱上医院,现在还躺在床上呢」。

她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。

经门卫的查询,被劳教人员名单中没有她们丈夫的名字。但是她俩还好像不甘心似的,仍然站在大门口朝里边张望着,久久不肯离去,也许她们还在期待着什幺。

我双手交叉在胸前,望着她们绝望的眼神,我极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。

她们终于离去了。丈夫沉重的衣物依然抱在她们的怀里。其中一人不知是在商量还是在自言自语:「还上哪儿去找呢?」。

后记

时间已经过去几年了,每每想起她们总是泪水涟涟。不知现在她们的丈夫是否已经平安回家?

在苏家屯集中营贩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曝光以后,我的心又揪了起来,是不是他们现在仍然没有音信?是不是他们早已被摘去了肝,挖去了肺,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,无影无蹤?

我不敢想下去。

天津市建新劳教所,位于河西区,天津日报社东南约三站地的地方,它是镇压法轮功以后由一个建筑工程公司改建的,即使是天津市里人也很多人没有听说过。

2001年,中共政权拨给天津市双口劳教所5000万元用于扩建。2002年又建起了天津市第二板桥劳教所。

近期惊闻天津市警察击伤杨桂清双腿后,用白纱帐布将杨桂清圈在里面,百米以内戒严,就在野外现场,公安法医动用法西斯的手术刀把活生生的杨桂清剖腹,挖出心、肾脏器官的残暴行径。@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